摩根大通邹炼:中资银行海外布局进入成熟期

作者:记者 毛宇舟来源:证券日报

近半年来,摩根大通不断有喜讯传来,创建并成功测试数字货币摩根大通币、控股券商获得批准。

身处日益复杂的金融环境,又受益于金融市场愈加开放的政策,摩根大通有哪些服务创新,今年在国内业务上有何布局,又对投资人有何建议?

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专访了摩根大通银行(中国)行长、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资金服务部金融机构销售总监邹炼。

科技才是驱动力

无论对于中资行还是外资行而言,金融科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在邹炼的眼中,科技是银行不断向前的驱动力。“如果不在科技方面做更新换代的话,你的市场份额就会被非传统机构不断的蚕食”,邹炼说道。

与拿出净利润的1%到2%投入到金融科技不同,外资行的金融科技投入十分巨大。2017年中国银行业的金融科技投入总规模超过了100亿,而摩根大通同年在金融科技的投入就已经达到了95亿美金,几乎占到当年摩根大通净利润的四成。

在这样巨大的投入下,摩根大通孵化了一系列的成果,银行间信息网络(IIN)就是其中一个。IIN是一个安全、分布式、基于许可的网络,运用区块链技术,银行可以安全地交换与跨境支付有关的信息,旨在让全球支付过程更加流畅便捷,步骤更少、速度更快。

在当今的代理行环境中,银行频繁地要求其他银行提供信息,以便做出适当的合规判断。即便是交换收款人姓名、地址和出生日期等简单信息,也可能需要2-16天才能完成,导致支付延迟。此外,解决合规查询可能需要通过支付链进行多次跳转。而IIN通过安全、许可的方式将需要信息的对手方与可提供信息的对手方直接对接,大大减少了跳转次数。凭借IIN的优势,跨境支付中的款项可以更快地到达收款人账户,同时降低相关成本,所花费的时间可能从数周降至数分钟。

截至2月末,已经有194家银行表达了加入银行间信息网络的意愿,包括数家中资银行。邹炼坦言,在每个行业都会有一些人成为探路者,考虑的不仅仅是商业利益,摩根大通很愿意为行业做贡献,也愿意当领头羊,因此在金融科技上的巨大投入并不奇怪。而从在商言商的角度来看,技术的不断提升,基础的金融产品愈加完善,就是摩根大通最大的优势所在。

合作大于竞争

1979年,中国出现了第一家的代表处,从这个时间点来看,外资行在中国的发展已经走过了整整40年,这其中,外资行与中资行的竞合问题一直为人所乐道。

邹炼认为,从近几年来看,外资行在整体银行业的资产占比有所减少,并非是外资行不作为,而是中资银行的发展太快,外资行虽然也在进步,但是份额被中资行高速的发展所稀释,与中资行的关系则是合作大于竞争。

“中资行有本土的运营成本低的优势,网点多、客户多,外资行的长处则在国际平台,全球网络以及跨境产品都有优势,摩根大通在美国有很多创新产品,我们就要考虑哪些是国内没有的,要把这些先进的产品和理念带进来,因此外资行在发展中一定要和中资行错位竞争,共同发展”,邹炼说。

一方面外资行不断进入国内市场,一方面中资银行纷纷扬帆出海,不断在海外拓展业务,不过从2018年开始,海外拓展的热情似乎有所减退。

邹炼认为,中资行的海外布局已经进入成熟期,“中资银行的海外布局初期以占点为主,但现在则更加理性,选择设立海外分支机构的思路一般有两种,一则以支持客户为优先,客户在哪里就在哪里设点,另一种思路是跟随国家的倡议和布局,例如围绕一带一路、大湾区建设选择设立机构,这样的策略下,国际化进程更加稳健”。

2019投资者要稳扎稳打

伴随着国际环境的复杂形势,2018年中国出境并购量有所下降。摩根大通发布的《2019年全球并购展望》报告显示,2018年全球并购市场交易量4.1万亿,为有史以来第三高水平。在中美贸易摩擦和CFIUS加大审查力度的背景下,中国出境并购量继2016年“超级峰值”以来连续第二年同比下跌23%。尽管如此,目前中国出境并购的总交易价值仍然较2016年峰值前水平高出三分之一左右。

邹炼表示,放眼全球,中国的经济增速依然很快,中资企业到海外去寻求具有吸引力的市场是一种常态化,预计中资收购方今年还将积极寻求战略性海外并购机会,特别是能够使其获得先进技术、知名品牌、国际分销网络或关键自然资源等的并购交易。


声明:本文来源于中国金融信息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诚意分享,如有侵权,请联系小编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。

【声明】本网站中所使用的文章和图片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及新闻投稿,本网站仅提供信息的交流与发布平台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和法律建议,所有信息内容仅供参考和个人学习研究目的。如有涉及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邮箱:wizbridge@foxmail.com